广东省35 ~ 74岁人群余留牙和无牙颌抽样调查报告(2015—2016年)
王伟萍1, 张建明1, 李剑波2, 范卫华2, 刘紫嫱2, 黄少宏2
1. 佛山市口腔医院·佛山科学技术学院附属口腔医院, 广东 佛山(528000);
2. 南方医科大学口腔医院, 广东 广州(510280)
【通信作者】 黄少宏,主任医师,学士, Email: hsh.china@tom.com

【作者简介】 王伟萍,主治医师,硕士, Email: fwh920@163.com

摘要

目的 了解广东省35~44岁、55~64岁及65~74岁人群口腔内余留牙数和无牙颌状况,为广东省今后开展口腔卫生保健工作提供信息支持。方法 采用多阶段分层等容量随机抽样的方法,抽取广东省城乡35~44岁、55~64岁及65~74岁常住人口各288人,男女各半,城乡各半。按照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方案中临床检查牙列状况的方法和标准,检查余留牙和无牙颌。结果 35~44岁人群余留牙均≥20颗,88.89%的人≥28颗牙,人均牙数为29.88颗,没有牙颌缺失;55~64岁人群余留牙≥20颗占87.50%,≥28颗牙的人占59.03%,人均有26.05颗牙,4.16%的人群出现单颌缺失,1.04%的人群出现全口缺失;65~74岁人群余留牙≥20颗占73.96%,仅35.07%的人牙数≥28颗,人均牙数22.94颗,有8.34%的人出现单颌牙缺失,及1.39%的全口缺失。35~44岁组和65~74岁组牙列缺损率女性高于男性,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 0.05),城乡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 > 0.05),较2005年保留更多牙( P < 0.05)。结论 广东省35~44岁人群中年人失牙较少,过半数的老年人有失牙,但牙颌缺失率较低。

关键词: 牙缺失; 中老年; 口腔流行病学; 口腔健康调查; 横断面调查; 口腔卫生保健
中图分类号:R780.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2096-1456(2018)02-0090-05
A sampling survey of remaining teeth and edentulous jaw arch in people aged 35-74 in Guangdong Province (2015-2016)
WANG Weiping1, ZHANG Jianming1, LI Jianbo2, FAN Weihua2, LIU Ziqiang2, HUANG Shaohong2
1. Foshan Stomatology Hospital, School of Stomatology and Medicine, Foshan University, Foshan 528000, China
2. Stomatological Hospital, Southern Medical University, Guangzhou 510280,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HUANG Shaohong, Email: hsh.china@tom.com, Tel: 0086-20-84403983
Abstract

Obi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current status of remaining teeth and edentulous jaw arch of people aged 35-44, 55-64 and 65- 74 in Guangdong province. Methods An equal- sized stratified multi-stage randomly sampling design was applied to select a total of 288 Guangdong residents in urban and rural areas, and the subjects were between the age of 35-44, 55-64 and 65-74, with a gender ratio of half to half. The status of remaining teeth and edentulous jaw arch were assessed according to the Guideline for the 4th National Oral Health Survey. Results 88.89% subjects in the 35-44 year group had more than 28 teeth and 100% subjects had more than 20 teeth, with an average of 29.88 teeth remaining and no edentulous jaw. The average remaining teeth was 26.06 in the group of 55-64 year, with 87.50% subjects having more than 20 teeth, 59.03% subjects having 28 or more teeth, 4.16% subjects having single edentulous jaw arch, and 1.04% subjects having both edentulous jaw arch. 73.96% and 35.07% subjects in the group of 65-74 year had 20 above or 28 above remaining teeth, respectively, and the average teeth was 22.94. There were 8.34% subjects having single edentulous jaw arch and 1.39% subjects having both edentulous jaws. In the 35-44 and 65-74 year group, the prevalence of missing teeth in the female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e male ( P < 0.05), whil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was found between urban and rural areas ( P > 0.05). More remaining teeth were noticed in current survey (2015) when compared to the data in 2005 ( P < 0.05). Conclusion The 35-44 year people have few lost teeth, and over half of the elderly people have several lost teeth. Elderly people with edentulous arch are very few.

Keyword: Missing teeth; Middle and old age people; Oral epidemiology; Oral health survey; Cross-sectional survey; Oral health care

牙缺失是中老年人常见的口腔问题, 当失牙数占全口牙的1/4以上时就会影响口腔的正常功能, 长期多数牙的缺失还会影响其身心健康和生活质量。为了解广东省人群口腔健康状况、口腔疾病的发展趋势, 尤其中老年人牙缺失的情况和特点, 评估口腔卫生需求, 为今后开展口腔卫生保健工作提供信息支持。南方医科大学口腔医院(广东省口腔医院、广东省牙病防治指导中心)于2015— 2016年在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同期组织调查队开展广东省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本研究是“ 国家卫计委教司2015 年度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项目— — 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 (201502002)的一部分。现将广东省35~44岁、55~64岁、65~74岁城乡人群余留牙和无牙颌抽样调查结果报告如下。

1 资料和方法
1.1 对象

调查对象包括3个标准年龄组, 分别为35~44岁、55~64岁和65~ 74岁。要求为广东省常住人口, 截止调查之月在当地居住达到6个月以上。 本项目经中华口腔医学会伦理委员会批准, 参与调查对象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1.2 检查项目

包括姓名、性别、年龄等一般情况。专业项目为余留牙和无牙颌检查。

1.3 抽样方法

1.3.1 样本量计算 根据样本量计算公式n = deff uα/22p(1-p)δ2进行估算, 估计率p 按照35~44岁、65~74岁牙周疾病检出率 86%(2005年我国第三次流调数据)[2], 检验水准α 为双侧 0.05, μ α /2= 1.96, 抽样误差δ 假设为 10%p, 抽样设计效率取 deff= 4.5, 计算得出样本量282, 为方便计算及分配, 最终样本量各组为288人。总样本量为864人。

1.3.2 样本的抽取 采用多阶段分层等容量随机抽样的方法[1]

第一阶段全国第四次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技术组采用 按规模大小成比例的概率(probability proportionate to size, PPS)抽样, 以县(区)为初级抽样单位, 从广东省所有县(区)中, 抽取佛山禅城区、顺德区和惠州博罗县、汕尾陆丰市。由于以上4个区(县)集中在广东省中部, 为了更好地反映广东省的实际情况, 广东省第四次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技术组分别在广东省省会市, 粤东、西、北片区各再抽取1个区(县)分别为广州越秀区、阳江江城区、潮州饶平县、云浮罗定市。因此广东省第四次全国口腔流行病学调查的区(县)级单位共8个。

第二阶段由广东省第四次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技术组以PPS的方法从每1个区(县)抽取3个街道(乡镇), 从每1个街道(乡镇)抽取1个居(村)委会, 从每个居(村)委会随机抽取被检查者36名, 每个年龄组12名(男女各半)。

1.4 检查人员

负责检查诊断的检查员共3名, 均具有口腔医学执业医师资格证并从事口腔临床工作3年以上。在检查前均经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技术组培训合格。配备记录员3名。

1.5 检查方法和诊断标准

按照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检查标准。检查在人工光源下, 以视诊结合探诊的方式进行。检查器械包括平面口镜、社区牙周指数(community periodontal Index, CPI)探针, 检查依次从上颌牙18开始检查至28, 再从下颌牙38开始检查到最后48。因龋齿或其他原因缺失牙齿、无法检查的牙齿均不计算在余留牙内。全口余留牙 < 28颗者定义为牙列缺损。

1.6 统计学分析

采用SAS 9.2 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 检查结果计数资料比较经卡方检验, 计量资料比较经方差分析, 检验水准定为双侧0.05。

2 结 果
2.1 各年龄组余留牙情况

各年龄组余留牙情况见表1。35~44岁人群余留牙≥ 28颗牙者占88.89%, 所有被检查者都有≥ 20颗的牙齿, 仅1人(0.35%) < 22颗牙齿。该组别城乡之间人群牙列缺损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 0.05), 但女性牙列缺损率高于男性,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5, 表2)。

表1 广东省35~44岁、55~64岁、65~74岁人群余留牙情况 Table 1 Condition of remaining teeth in people aged 35- 44, 55-64 and 65 -74 in Guangdong Province n(%)
表2 广东省34~44岁、55~64岁、65~74岁人群牙列缺损情况比较 Table 2 Comparison of dental defects in people aged 35-44, 55-64 and 65-74 in Guangdong Province n

55~64岁人群余留牙≥ 28颗者占59.03%, 87.50%的人余留牙≥ 20颗。该组别城乡之间及性别之间人群牙列缺损率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 > 0.05, 表2)。

65~74岁人群余留牙≥ 28颗者仅占35.07%, 73.95%的人余牙留≥ 20颗。该组城乡之间人群牙列缺损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 0.05), 女性牙列缺损率高于男性,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5, 表2)。

3个年龄组的牙列缺损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升高,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 2= 176.00, P < 0.001)。

2.2 各年龄组现有恒牙平均数

35~44岁人群人均29.88颗牙, 55~64岁组人均26.05颗牙, 65~74岁组人均22.94颗牙(表3), 随年龄增长, 各年龄组的失牙平均数逐渐增多,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F= 98.122, P < 0.001)。

表3 广东省35~44岁、55~64岁、65~74岁人群余留牙均数 Table 3 Average remaining teeth in people aged 35-44, 55-64 and 65 -74 in Guangdong Province
2.3 各年龄组无牙颌情况

35~44岁人群未出现无牙颌情况。55~64岁人群有12人出现单颌牙缺失, 占4.16%, 3人全口缺失, 占1.04%(表4)。65~74岁人群有24人出现单颌牙缺失, 占8.34%, 4人全口缺失, 占1.39%。55~74岁人群无牙颌情况, 城乡差异(χ 2 = 1.184, P = 0.351)、男女差异(χ 2 = 0.024, P= 1.00)均无统计学意义(P > 0.05)。

表4 广东省55~64岁、65~74岁人群无牙颌情况 Table 4 Condition of edentulous jaw arch in people aged 55-64 and 65-74 in Guangdong Province
2.4 与2005年35~44岁、65~74岁人群余留牙情况的对比

本调查比2005年[2]保留更多牙齿, 且牙列完整性高于2005,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5, 表5)。2005年65~74岁人群无牙颌有25人, 占3.47%, 该人群在本调查中无牙颌占1.39%, 比率有所下降, 但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χ 2= 3.195, P > 0.05)。

表5 2015-2016年与2005年35~44岁、65~74岁人群余留牙比较 Table 5 Comparison of remaining teeth in groups aged 35-44 and 65-74 between 2005 and 2005-2016 人 (%)
3 讨 论

牙列缺损及牙列缺失是中老年人尤其是老年人常见的口腔疾患, 不仅影响正常口腔功能, 而且影响其全身健康。余留牙可以直接反映群体口腔内两大疾病(龋病、牙周病)流行的结果以及群体恢复口腔功能所需的医疗负担。1992年WHO提出口腔健康的目标是至少保留能够维持功能、美观的20颗天然牙齿[3]。2004— 2010年全国口腔卫生保健工作规划的目标是:65岁及以上老年人保持20颗功能牙齿的人数农村达到60%, 城市达到80%[4]。65~74岁人群余牙≥ 20颗的农村达到71.53%, 城市达到76.39%, 已超过全国口腔卫生保健工作规划的目标, 但值得注意的是余留牙里还存在一定数量的残根, 松动牙和无咬合功能牙。本调查结果显示3个年龄组城乡、性别之间余留牙均数都是城市高于农村, 男性高于女性。这可能与农村医疗条件较差及女性患龋率较高有关, 这与林挺等[5]的研究一致。但除了性别、城乡外, 饮食习惯、口腔健康知识的知晓、文化程度、口腔就医行为、刷牙频率和吸烟行为等都被认为是可能影响失牙的因素, 在这方面, 国内多个学者已有过相关研究报道[6, 7]

WHO2000年报告世界范围内65~74岁人群无牙颌的比率为6%~69%, 2005年全国第三次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显示65~74岁组无牙颌比率为6.8%, 广东省为3.47%[2]。本次调查结果显示35~44岁人群无牙列缺失, 54~64岁人群仅有1.04%的人全口缺失, 65~74岁人群仅有1.39%的人全口缺失, 属于低水平。但是老年组各项指标均较中年组差, 这可能与随年龄增长, 口腔疾病未得到有效治疗有关。

2005年广东省35~44岁人群的余留牙颗数是(29.41 ± 2.44)颗, 65~74岁人群的平均余留牙颗数是(20.53 ± 8.63)颗[2]。本调查各年龄组均保留更多的牙齿, 人群余牙≥ 28颗的比率较2005年上升,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可能与人们以往“ 牙痛就拔牙” 的观念已得到改变有关, 也可能与人们获得了更多的口腔卫生服务有关。

综上所述, 与10年前相比, 目前各年龄组人群保留更多的牙齿, 但简单的余留牙数目不足以描述中老年人的口腔功能状况。研究表明, 影响口腔功能除了口内保留的牙齿数目外, 还与余留牙类型、位置和咬合对数有关[8, 9]。许多老年人口内余留残根、残冠和松动牙, 这些牙齿没有咬合, 无法行使功能、发挥咀嚼作用, 而且高龋病率和牙周疾病仍提示着广东省中老年人口腔疾病防治工作任重而道远。

The authors have declared that no competing interests exist.

参考文献
[1] 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技术组.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 (2015-2017) 抽样工作手册[R]. 北京: 中华口腔医学会, 2015: 9-28. [本文引用:1]
[2] 齐小秋. 第三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报告[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8: 16. [本文引用:4]
[3]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Recent advances in oral health. Report of a WHO Expert Committee[J]. World Health Organ Tech Se, 1992, 826: 16-17. [本文引用:1]
[4] 卫生部办公厅. 中国口腔卫生保健工作规划(2004-2010年)[J].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公报, 2004, 4: 59-61. [本文引用:1]
[5] 林挺, 卢友光, 苏柏华, . 福建省城乡中老年人群恒牙缺失情况调查[J]. 福建医科大学学报, 2009, 43(3): 248-251. [本文引用:1]
[6] 王宇, 侯玮, 陈薇. 北京市老年人口腔健康行为的抽样调查与分析[J]. 北京口腔医学, 2010, 18(1): 44-46. [本文引用:1]
[7] 戴艳梅, 冯昭飞, 程淑玲, . 天津市城区中老年人牙齿缺失和修复情况的调查[J]. 现代口腔医学杂志, 2015, 29(1): 42-45. [本文引用:1]
[8] Gotfredsen K, Walls AW. What dentition assures oral function?[J]. Clin Oral Implants Res, 2007, 18(Suppl 3): 34-45. [本文引用:1]
[9] 李婷婷, 张倩, 景倩. 青岛市老年公寓老年人牙缺失状况与口腔健康调查[J]. 齐鲁医学杂志, 2013, 28(4): 342-345. [本文引用:1]